精彩小说尽在鱿鱼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靳言淮
全部靳言淮
  • 留我一人在餐厅对着蜡烛吃
    留我一人在餐厅对着蜡烛吃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留我一人在餐厅对着蜡烛吃》,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安安靳言淮,是作者大神“小尘”出品的,简介如下:三周年当晚,男友被他的白月光一个电话叫走,留我一人在餐厅对着蜡烛吃西餐第二天我才知道,他是陪她去产检我立刻提了分手,他却跟我说:“安安,别闹”我懒得...

    小说详情
  • 我在赌,赌靳言淮会不会过来
    我在赌,赌靳言淮会不会过来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是齐绮靳言淮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我在赌,赌靳言淮会不会过来》,小说作者是“小尘”,书中精彩内容是:等到一切都被我精心设计好后,时钟也快指向六点靳言淮快回来了3我可不会等他回来再走,那就太没意思了,等他到家后,只能看我留在茶几上的信难为我措辞好...

    小说详情
  • 别哭好不好是我不对
    别哭好不好是我不对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小说《别哭好不好是我不对,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小尘”,主要人物有齐绮靳言淮,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这个公园,我和他来过好几次在这个公园散步时,我玩笑似的提起,说很喜欢在公园慢悠悠地散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这坐一坐,看来来往往的路人,看追逐打闹的孩子我...

    小说详情
  • 靳言淮让我自己安静几天
    靳言淮让我自己安静几天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小说《靳言淮让我自己安静几天》,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齐绮靳言淮,文章原创作者为“小尘”,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的声音哽咽:“让我自己安静几天,行吗?”“我知道我该原谅你,但是我难受啊……”我捂住左胸,蹙眉望着他,眼泪止不住朝下流,没来及滑落到下巴,就被他伸手抹去...

    小说详情
  • 靳言淮身边的人都知道
    靳言淮身边的人都知道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小尘”创作的《靳言淮身边的人都知道》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所有人都知道,我只是他用来忘掉白月光的一个工具可我仍是那个贴心守候在他身边,随叫随到嘘寒问暖的乖乖女友朋友们都说我蠢、卑微其实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给...

    小说详情
  • 那安安说,怎样才能原谅我?
    那安安说,怎样才能原谅我?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那安安说,怎样才能原谅我?》,由网络作家“小尘”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齐绮靳言淮,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来过好几次在这个公园散步时,我玩笑似的提起,说很喜欢在公园慢悠悠地散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这坐一坐,看来来往往的路人,看追逐打闹的孩子我还对他说:“如果你...

    小说详情
  • 行吗我知道我该原谅你
    行吗我知道我该原谅你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行吗我知道我该原谅你》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小尘”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齐绮靳言淮,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我自己安静几天,行吗?”“我知道我该原谅你,但是我难受啊……”我捂住左胸,蹙眉望着他,眼泪止不住朝下流,没来及滑落到下巴,就被他伸手抹去在靳言淮眼里,齐绮...

    小说详情
  • 我和靳言淮要去淮泰山的事情
    我和靳言淮要去淮泰山的事情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我和靳言淮要去淮泰山的事情》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陆忱星靳言淮是作者“小尘”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好?是同意去淮泰山的意思吗?”“嗯”我想了想,决定把最后一仗放在淮泰山那个充满矛盾的地方8如果让齐绮知道我和靳言淮要去淮泰山的事情,她必定忍不住跳...

    小说详情
  • 我在赌,靳言淮会不会过来
    我在赌,靳言淮会不会过来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我在赌,靳言淮会不会过来》,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小尘,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齐绮靳言淮。简要概述:我精心设计好后,时钟也快指向六点靳言淮快回来了3我可不会等他回来再走,那就太没意思了,等他到家后,只能看我留在茶几上的信难为我措辞好久才写出来一封...

    小说详情
  • 我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
    我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

    作者:小尘分类:现代言情

    齐绮靳言淮是现代言情小说《我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小尘”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让我自己安静几天,行吗?”“我知道我该原谅你,但是我难受啊……”我捂住左胸,蹙眉望着他,眼泪止不住朝下流,没来及滑落到下巴,就被他伸手抹去在靳言淮眼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