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鱿鱼小说!

首页资讯›(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晏习帛穆乐乐现代言情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精彩小说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晏习帛穆乐乐现代言情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精彩小说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

花惊鹊

现代言情 连载

热门网络作者“花惊鹊”的新书《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晏习帛就知道,乐乐答应了。只不过,她这个人,拉不下来脸。晏习帛又说道:“明天我带着典典要去看他妈妈,你去吗?”穆乐乐嘴硬,“不去。”小三惯是柔柔弱弱博得男人垂怜的,她最看不起这类人...

来源:常读   主角: 晏习帛穆乐乐   时间:2022-11-19 23:55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小说介绍

《嫁给首富继承人后,她一日三作》是由作者“花惊鹊”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嫁给那个处处看自己不顺眼的死对头于是,婚后的她日日夜夜都想离婚,一作二闹三上吊!逛酒吧,给某人戴绿帽,甚至亲手递上离婚协议“你这么帅,是我配不上你,你就和我离婚吧!”某人微微蹙眉:“怎么,又想当妈了?”她从未…

第7章

如果爸爸的老婆不愿意收留自己,他就没有去处了。

穆乐乐良久没有说话,敏感的典典主动开口,“爸爸,仙女姐姐,我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妈妈说男子汉一个人不怕黑夜,你不要担心我。”

穆乐乐看着小孩子坚强的小眼神,心不知被什么触动。

她嘴硬心软的说了句,“看在你喊我仙女姐姐的面子上,我勉强考虑考虑吧。”

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晏习帛就知道,乐乐答应了。只不过,她这个人,拉不下来脸。

晏习帛又说道“明天我带着典典要去看他妈妈,你去吗?”

穆乐乐嘴硬,“不去。”

小三惯是柔柔弱弱博得男人垂怜的,她最看不起这类人。

当翌日,晏习帛带着孩子要外出时,穆乐乐穿着姜黄色的裙子直接坐在晏习帛的副驾驶,宽大的黑色墨镜遮住她半张小脸儿。

晏习帛扭头,看着副驾驶女孩儿低笑,“你不是不去吗?”

穆乐乐放下车座,躺平,“医院又不是只有她一个病人。”

晏习帛含笑没有拆穿她,驱车前往医院。

路上枯燥,困顿。

穆乐乐昨晚睡得晚,为了把晏习帛逼出自己卧室,她开很大的声音追剧,聒噪晏习帛,最后反而把她聒的脑仁疼。

大半夜都没睡好。

今日路上,全程在补觉了。

到了医院,晏习帛看看着身边睡着的小女人,他静默片刻,伸手从她脸上把墨镜摘掉,细细望着她的小脸,闭眸睡着的女生,她鲜少如此安静,让他都不舍得喊醒她。

典典在后座不敢吭声,仙女姐姐是母老虎,打扰她睡觉,自己就要被欺负了。

但是,爸爸为什么喜欢看睡着的仙女姐姐?

“爸爸,你怕姐姐吗?”典典声音很小,软软的语气问晏习帛。

他眼中的情愫无法骗人,只敢在穆乐乐睡着后才敢流出,望着她张扬明媚的小脸,晏习帛回答“怕。”

典典更乖了,连爸爸都怕的人,这太恐怖了。

让她多睡了一会儿,晏习帛为她带上墨镜,喊她醒来。“医院到了。”

穆乐乐睡得正香,连车都不愿意下。

她嘴巴娇侬道“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要睡觉。”

“你不抓我出轨的证据了?”晏习帛笑声提醒。

果然,下一秒,困的睁不开眼的穆乐乐瞬间精神抖擞,“下车。”

典典对医院很熟悉,一进入就跑着摁电梯,一些货梯的电梯,他也知道在哪里。

穆乐乐不由得好奇,他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爸爸,穆妈妈,这里的电梯到了。”典典喊两人。

穆乐乐走过去,手控制力道的捏着小孩儿的脸蛋儿,“昨天还叫仙女姐姐的,今天谁让你叫我妈的。我大好年华,对象都没处过,你少败坏我桃花。”

典典可爱说道“可你都嫁给我爸爸了,你是他老婆。”

穆乐乐不屑的嘁了一声,“小屁孩儿你懂什么呀。”

两人拌嘴功夫,电梯到了。

三人刚到门口,刚巧遇到医生在查房。

医生对许珞的手术做了分析,缓解病人心情。见到晏习帛出现,医生又重新和他聊了起来。

穆乐乐则直接进入病房,看着床上虚弱的女人。

看她身体好像真的不好,穆乐乐的娇纵脾气收了收。

典典跑进去,自己摁着床边,踩着凳子趴在病床上,亲昵的搂着许珞的脖子,依恋的喊她妈妈。

“乐乐,你今日怎么过来了?昨天谢谢你帮我照顾典典,他平时就调皮,一定没少让你头疼。”

许珞对着穆乐乐客气温言说道。

穆乐乐见四下也无旁人,她直接开口,“许珞是吧,我给你五亿,说服晏习帛和我离婚,你们一家三口从我面前消失!”

许珞的反应,出乎穆乐乐意料。

只见,她笑着,眼底坦然的望着穆乐乐方向,“乐乐,你误会了。习帛外边没有女人,我也不是他的情妇。”

穆乐乐眉头皱起,不悦体现在脸上,“我亲眼看着你们五年前一起产检,亲耳听到典典喊他爸爸。怎么可能没有关系?

我不是胡搅蛮缠的人,你们两个若是真爱,我成全你们。”

许珞搂着儿子,“乐乐,我也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和习帛一样,都是幼年就被父母嫌弃不要的人。

习帛后来被穆家领养,但是他从未忘记过我们。周末假期都会回去看我们,给我们带书,教我们识字,为我们捐钱。孤儿院的人谁若是有困难,他也会对我们慷慨的提供帮助,所以我们的联系一直没断过。

但是,我们真的不是你误会的那种关系。典典的生父另有他人,习帛只是孩子的干爸。

他这么多年,一直在为你洁身自好。”

“什,什么?”穆小千金懵圈了。

搞了半天许珞不是小三?典典不是晏习帛的儿子?

许珞那句话什么意思?为她洁身自好?

“不可能,就你这两句话还想骗我,晏习帛都知道我不好骗,从来不对我说和你的关系。”

“那是因为你对习帛有成见,他解释的话,你都不会相信。但是你问典典,他都知道,习帛不是他的生父。”

典典点头,“穆妈妈,爸爸不是我亲爸爸。”

穆乐乐有点慌,搞了半天,她真的冤枉晏习帛了?

“乐乐,你可是我们孤儿院所有人都羡慕的对象。”每次提起她,晏习帛总是宠溺的。

或许对她们,晏习帛是抱着同情辈怜的心态在照顾。但是提起穆乐乐,晏习帛脸上总会有光彩。

“为什么?”

这时,男人推门而入,打断了许珞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手术帮你预约到了周五,典典这段时间都跟我回家。”

穆乐乐话还没问完,此刻也没办法问出口了。

许珞说“离手术还有两天,让典典在医院陪陪我吧。”

晏习帛没拒绝,在病房小坐片刻,便起身离开。

穆乐乐紧随其后,搞清楚状况,她对许珞母子些许愧疚。

回到车中,穆乐乐问一言不发的冷漠男人,“她俩不是你情妇和私生子,你干嘛不早说?想故意扮可怜,让我误会,然后等误会解开这日,我对你充满愧疚,然后中你的圈套是不是?”

晏习帛说“乐乐,你永远都在用最坏的想法来强加在我身上。那我问你,如果我一开始对你解释了,你会相信我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