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鱿鱼小说!

首页资讯›(情缘了:前夫,请让路)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全文阅读

(情缘了:前夫,请让路)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慕亦宸吴兰现代言情)全文阅读

《情缘了:前夫,请让路》

司七月

现代言情 连载

《情缘了:前夫,请让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司七月”。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她拉着慕亦宸躺在她的腿上,帮他按摩。卿越柔软不失力道的手指,让慕亦宸很舒服。剧烈的疼痛逐渐缓解。最近工作上的事很忙...

来源:常读   主角: 慕亦宸吴兰   时间:2022-11-19 23:35

《情缘了:前夫,请让路》小说介绍

慕亦宸吴兰是现代言情小说《情缘了:前夫,请让路》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司七月”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结婚两年,她不仅没有等到他的海誓山盟,还直接迎来了一场背叛婆婆为了留住孙子,竟然要小三跟她住同一屋檐下一纸离婚协议,她心灰意冷,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走了之四年后强势回归,手中挽着未婚…

第6章

卿越急忙护住胸口抵抗。

她不会让慕亦宸再碰自己!

慕亦宸的大手,沿着卿越雪白纤长的脖颈,慢慢滑过她性感好看的锁骨,一路向下……

卿越心跳如雷,想反抗,身体却不受控制发软。

慕亦宸忽然捂住头,栽倒在卿越身上。

卿越见他痛得厉害,额上青筋凸爆,表情痛苦,终还是心软了。

她拉着慕亦宸躺在她的腿上,帮他按摩。

卿越柔软不失力道的手指,让慕亦宸很舒服。

剧烈的疼痛逐渐缓解。

最近工作上的事很忙。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躺在卿越怀里,嗅着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淡淡清香,燥郁的心情慢慢宁静下来。

困意来袭,慕亦宸睡着了。

卿越学过按摩,手法很好。

知道什么穴位可以让人快速入睡。

见慕亦宸睡沉,从床头柜最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一个小盒子。

从里面取出几根银针,小心刺入慕亦宸的头部穴位。

在农村乡下,她和外婆学过针灸。

后来外婆得了帕金森,家里来患者都是她帮忙针灸。

她对自己的手法很有信心,只是不敢在慕亦宸清醒时展露。

因为白落雪是学画画的,不懂医术。

她不能暴露身份。

以她的经验,慕亦宸头痛如此厉害,应是脑部出现病变。

不止一次劝说慕亦宸去医院做系统检查。

他都回她一句“没事”,说什么不肯去医院。

见慕亦宸皱紧的眉心逐渐舒展,脸色也恢复正常,取下银针,收回盒子里。

卿越低头看着慕亦宸俊美冷毅的脸庞。

抬起手,想要抚摸慕亦宸的脸颊,僵在半空,终还是没有落下去。

卿越真的好爱慕亦宸,好想一直留在他身边,陪着他,守护他。

哪怕他一点都不爱她,只要能呆在一个能看见他的地方就好。

卿越也知道,自己对慕亦宸的爱卑微到了泥土里。

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小时候,若不是慕亦宸将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她从大海里捞上来,她早已离开这个世界。

他告诉她,“小丫头,任命是弱者最无能的行为。你要学会坚强,掌握自己的命运。”

那个时候,大哥哥还是很爱笑的,话也比现在多,很暖,很贴心。

她不知道在慕亦宸身上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变得如此寡情冷血,总是那么遥不可及,话都懒得多说一句。

卿越也没想到,今生能再见大哥哥,还嫁给了他!

她很珍惜这段难得的缘分。

可也正是曾经对她有救命之恩的大哥哥,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慕亦宸这一夜睡得很好。

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正想搂过身边女人做点什么,发现卿越一夜坐在地毯上,让他枕着她的腿,歪着头靠在床边睡着。

慕亦宸的心房掠过一丝清浅的异样。

他第一次克制住体内冲动,抱起卿越放在床上,轻轻给她盖好被子。

又找来医药箱,小心帮卿越处理好手指上的伤口。

“真是麻烦。”

慕亦宸低喃一声,看了一眼熟睡中容颜姣美的女人,起身走出卧房。

小诺心也醒了,一手拎着兔宝宝的耳朵,扁着小嘴找妈咪。

慕亦宸对小诺心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嘘,妈咪在睡觉。”

小诺心仰着小脑袋,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

慕亦宸极少和小诺心主动说话。

小诺心一脸懵。

慕亦宸见她听不懂,将小奶团子拎下楼,放在餐椅上。

李嫂正要上楼喊卿越吃饭,被慕亦宸制止。

“她在睡觉。”

李嫂见慕亦宸关心少奶奶,笑得那叫一个欢快,“诶诶,等少奶奶睡醒了,我再给她热东西吃!”

李嫂正要喂小诺心吃饭,小诺心嚷着让爹地喂。

如若换做平时,慕亦宸肯定不会搭理这个小家伙。

但他今天心情好,接过小诺心,难得有耐心地喂了起来。

慕亦宸忽然想起什么,问李嫂,“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我不知道……”李嫂吓得心头一跳,急忙摇头。

慕亦宸冷眸射向李嫂,“你知道,对我说谎的人下场都很惨。”

“我和小小姐……在院子里,我真的……真的什么都没听见……”李嫂要哭了。

小诺心奶声奶气说“奈奈,奈奈”,两只小胖手一边比划,一边表演,一会是哭,一会是“啊啊啊”的喊叫。

从诺心手舞足蹈的表演,慕亦宸明白了,昨天吴兰也来过!

墨色的眼底覆上一层冰霜,对李嫂怒道。

“从今往后给我记住,宸园不留一心侍二主的佣人!”

“是是,少爷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李嫂呜咽说。

接着,慕亦宸又道。

“最近别让少奶奶进厨房了!”

“知道了少爷,少奶奶手受伤,万一感染就不好了。”李嫂不住点头。

慕亦宸收紧眉心,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纠正道。

“嗯,伤口感染有细菌,饭菜不干净。”

卿越站在楼梯口,正好听见慕亦宸的这句话,气得唇角抽了抽。

她原本睡得很沉,忽然从睡梦中惊醒,见时间不早了,担心女儿看不见自己哭闹,急忙起床下楼。

没想到,看到慕亦宸正在喂小诺心吃饭。

诺心坐在慕亦宸怀里笑得像个小天使,露出两颗雪白的小门牙。

卿越心底悄然漾开一丝甜蜜。

毕竟血浓于水,卿越不相信慕亦宸对诺心毫无感情。

诺心的名字还是慕亦宸起的。

取义——然诺无二心。

这么好听的名字,本就应该充满爱意而得。

卿越低头看向包扎白纱布的手指。

是慕亦宸帮她包扎的吧?

这还是结婚两年来,第一次感受到来自慕亦宸的关怀。

卿越举步下楼,斟酌再三,还是和慕亦宸道谢。

谢他帮她包扎伤口。

慕亦宸哼笑一声,“你以为是我包扎的?怎么可能!”

“呃……”卿越哑然。

正巧手机响了,卿越急忙拿起手机掩饰尴尬。

居然是她的前男友白夜发来的消息!

那个渣男不是和她说好,平时她不主动给他发消息,他不能随便联系她吗?

以为妈妈的病情出现状况,急忙点开短信。

“卿越,昨晚梦见你了,你还好吗?我好想你。”

白夜是疯了吗?

卿越犹如摸到一个烫手山芋,急忙删掉短信。

没想到白夜又发来一条。

“卿越,其实……我还爱着你。”

卿越感觉到来自慕亦宸的注目礼,手上一慌,连带白夜的电话号码一并删除。

她佯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抬头正对上慕亦宸探究的目光。

“你……你看着我做什么?”卿越的声音都在发颤。

虽然没有做对不起慕亦宸的事,还是好像偷情被抓,心虚的不行。

慕亦宸没理她,继续喂小诺心吃饭。

卿越暗暗长吁口气,担心白夜脑抽再发消息过来,趁着慕亦宸没有注意她,赶紧编辑短信回复白夜。

然而,卿越刚打了几个字,餐厅里漫开一股臭味。

小诺心拉裤子了!

慕亦宸一脸嫌恶地拎着小诺心,卿越急忙接过女儿去洗手间换尿不湿。

慕亦宸洁癖严重,虽然没有弄脏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干净了。

起身回楼上洗澡,在途径卿越放在餐桌上的手机时,猛地顿住脚步。

刚刚卿越假装镇定自若的模样,没有逃过慕亦宸精锐的法眼。

慕亦宸本不屑做偷看别人手机的勾当,但他实在好奇,那个女人慌慌张张和谁发消息?

慕亦宸故意打翻桌上的牛奶,假装担心卿越手机被泡,拿起手机。

卿越手机没有设置密码。

打开屏幕,正好看见卿越编辑一半,还没有发出去的短信。

“我们已经分手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