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鱿鱼小说!

首页资讯›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小说目录列表阅读-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最新阅读

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小说目录列表阅读-顾司司顾玖古代言情最新阅读

《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

青阶步

古代言情 连载

小说《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是网络作者“青阶步”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内容概括:“小姐放心,都办好了。”飞雪搓搓手,京城的冬日越发寒冷了,飞雪的手都有点冻红了。“只是飞雪不明白,咱们买那么多无患子干嘛?又不开药房。即使要开药房,也没见过只买一味药的药房啊?”“这你就不懂了,单单这一味药就够我们发财致富了...

来源:常读   主角: 顾司司顾玖   时间:2022-11-19 23:04

《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司司顾玖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凰权婚宠:王妃是个小财迷》,小说作者是“青阶步”,书中精彩内容是:她是顾家长房嫡女,是不可多得的经商奇才,一次意外,他误闯入他的府中,偷看到了沐浴中的他从此被这恶魔缠身,百般利诱他说:“府上有万金,只要大小姐愿意……”后来,他又说:“国库充实,希望能入你的眼”………

第5章

“城外方圆十里的药房可打点好了?”顾司司吃着顾府新来厨子做的茶酥,一边逗弄盆中游动的五彩小鱼。

盆中漂浮着翠绿欲滴的水藻,是飞雪刚从院子捞上来的。但鱼儿并不赏面,自顾相互追逐。

茶酥入口即化,外皮酥嫰,轻轻咬一口,浅绿色的外皮掉落滚金鱼盆,惹得盆中鱼儿争相追食。

“小姐放心,都办好了。”飞雪搓搓手,京城的冬日越发寒冷了,飞雪的手都有点冻红了。“只是飞雪不明白,咱们买那么多无患子干嘛?又不开药房。即使要开药房,也没见过只买一味药的药房啊?”

“这你就不懂了,单单这一味药就够我们发财致富了。”顾司司拍拍身上掉落的茶酥沫子,整了整压皱的衣袖,转头闷了一口清茶。“别忘了交代那个药房掌柜的,前三天,无论价多高,都不出药,只说货船未至。第四天,少量出药,第五天第六天增加出货量,价格可要高点,尽量在第七天把无患子都卖出去,断断不可奇货可居,等到第十天,城外拦截的货船也该到了,到时候无患子就不值钱了。

“王爷,属下带人跑遍城外城内两三天了,都说没货。您身上的红点看起来越发严重了。金大夫说过,药必须持续用上一旬,早晚煎汤沐浴,方可根治。倒是城外有一间有一间药房说自家有一艘货船,大概这一两天会有无患子到岸。”朝泱看向强忍痒感的慎王,一面的担忧。

“无妨,本王可以等。”战场上不怕刀锋暗箭,朝堂上不畏唇枪舌剑的慎王,此时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一旦有药,无论价格如何,统统买下,务必买到足够一旬所需。”

“属下遵命!”朝泱领命而去。

慎王大量收购无患子,价格不限的消息传开,各大药房的掌柜对当初早早出售无患子后悔不已。

顾司司在城外的药房只要一出无患子,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被王府的人一扫而空。

王府仓库无患子越来越多,顾府千金的小金库也盆满钵满。

“哗!小姐,一万三千四百七十二两五钱!飞雪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银票和白花花的银子!”飞雪不由得感叹,“小姐,难怪他们都说你钻到钱眼子里了!”

“谁说的?!说得真贴切!”顾司司叉腰仰天大笑,“那是天生我材必有用!万万不敢摒弃上天给我与生俱来对钱财的执著啊!”

“对对对,小姐即使是财迷,也是侠义疏财的财迷!”飞雪从善如流。“我们城外药房的无患子都被买完了,要再进点货吗?”

“万万不可再进了。驿站的无患子应该够慎王用上两个月了,他的痒症只要坚持用药一旬,最多不过一月,就能痊愈。”顾司司把银票一张张叠好,压在钱箱底部。

“而且早前王府高价收药的消息一出,其他药店也纷纷出高价调动外地船只,怕这几天城里内外,无患子要泛滥了。量多价贱。”

“那也够这些贪财的药房享用一番了。谁让当初疫症城中缺药,他们一个个待价而沽,出不起价钱买药的平民百姓病死者良多!”飞雪恨恨地说。

多行不义必自毙,姑且待之。

果然,没过几天,城中各大药房大量进货,无患子价格从天价掉落到如同尘埃。

贪婪成性的药房掌柜们望着库房堆积如山的无患子,左顾右盼都等不来王府进货。

有几个大胆的派人去驿站后门,试图从王府下人口中探出点蛛丝马迹。

“王爷还要无患子吗?我这里还有很多。”

“麻烦告知王爷,小店药房的无患子质量上乘!”

奈何王府的人每个都长了一个无缝的嘴,软硬不吃。硬是没有透露半点风声。

谁也不知道王爷早些日子为何大量采购无患子,也无人知晓王爷为何突然又不需要无患子了。

“这药方果然有奇效,本王身上红疹已经消退大半了。现在不痛也不痒了。”慎王刚刚浸过药汤,精神不复发病前颓唐。这些天虽然消瘦了些,但多亏了这些无患子,终于恢复了点进食的心思。

“但现在城内无患子量多价贱,药房的人对王府多有怨言。”朝泱挥手召来数名婢女,把碗盆端了下去。

“不必理会,当初疫症他们也赚够了,也该让他们出点血,让他们知道乱世荒年,除了食物以外,药品也是必须,绝不应奇货可居,趁火打劫。”

慎王顺了顺头发,墨黑如丝绸,为棱角分明的脸更增添一分柔美。 “而且,我还挺欣赏她的。真真像外人所言,是一个经商天才!”

“谁?王爷说的可是那天夜闯驿站,作恶多端,罪魁祸首的女刺客?!”朝泱每每想起这些天王爷受的罪,就恨不得把这刺客扒拉出来碎尸万段。

“你不觉得整件事情很有趣吗?我从未见过像她那般的女子。”慎王暗暗笑道,嘴边的弧度扬起,挑眉望向朝泱。

“那王爷的意思是,您已经知道这个女刺客的身份?”朝泱从未见过慎王这般表情,不禁也对这名女子的身份充满好奇。

“不急。我想我们应该很快就会再见面。”慎王微微俯身,吹灭眼前闪烁的烛光。

此时的梨香榭,又是另一番光景。

庭院深深深几许。自是一树梨花顾自开。

小时候的顾司司最喜此处的清幽脱俗,而祖父又极宠她,于是让这个精灵古怪的小孙女住进这一方雅阁,并题上“梨香步青阶”五字,众人见状称此处为“梨香榭”。

梨香榭与其他小姐闺阁的方正迥然不同。回廊栏杆上缠绕着紫藤萝,枝枝蔓蔓的。喜欢的时候大片大片地开花,整个回廊成了一条紫蓝色的绸带,在微风中飘舞。不乐意了连个花骨儿都不愿意露面,像顾影自怜的孔雀,把孤寂的心绪投落到一弯春水。

绕过回廊又是一番天地。

那里的梨花开得正盛。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