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鱿鱼小说!

首页资讯›薄司年简森现代言情《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完结版阅读_(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全集阅读

薄司年简森现代言情《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完结版阅读_(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全集阅读

《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

公子如画

现代言情 连载

热门新书《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公子如画”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男人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圈,微眯着眼眸看着她。“你是说那位萧家千金?”秦酒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人知道萧潇的身份。她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转身便要离开...

来源:常读   主角: 薄司年简森   时间:2022-11-19 22:44

《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小说介绍

以薄司年简森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夫人她身价千亿!》,是由网文大神“公子如画”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协议结婚一年,秦酒本以为可以功成身退不料薄司年提出要求,让她搬离这座城市为给重症侄子治病,秦酒设法留下,因此和薄司年产生了交集后来,爱而不得的秦酒远走他乡薄司年却…

第15章

“萧潇呢?”她直接开口询问。

男人指尖夹着烟,伸手弹了弹,挑眉将她打量了一番。

秦酒可以清楚的看到男人眸底流露出的垂涎之色。

“这位先生,我奉劝你一句,被你们带来这的那位小姐,可不是好惹的。”

男人抽了一口烟,缓缓吐出烟圈,微眯着眼眸看着她。

“你是说那位萧家千金?”

秦酒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个人知道萧潇的身份。

她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转身便要离开。

结果进来了两三个身高马大的打手,将她拦住。

“你到底是谁?”

秦酒顿时明白过来,这个人的目标是自己。

而萧潇不过是他的诱饵。

“秦家大小姐。”男人从沙发上缓缓站起身,径直走向她,“也许我该这么称呼你。”

二人正面相对。

包厢内的灯顷刻间变得分外明亮。

秦酒这才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容貌。

一头的银发,一双淡蓝色的眼眸,透着一丝混血的感觉。

“你知道我的身份?”秦酒疑惑他是如何得知,即便是萧潇,她都没有告知过。

“当然,我还知道你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男人与她四目相对,突然轻啧一声,“我那个傻子弟弟,眼光不好。”

“姐姐可比妹妹姿色更胜一筹。”

话落,男人的手直接摩挲上秦酒耳朵下颚。

她一惊,下意识的后退,抬手想要挥开他的手。

刚扬起的手却被他径直攥在了手里,男人的掌心摩挲过她的皮肤。

男人蹙眉,掌心的触感并不是很好。

没有预期中的柔软娇嫩。

秦酒抬脚,直接往对方下档踢去,却被他眼疾手快的避开。

“呵,练过?”

秦酒清冷的眸子对上男人那满是调戏的眸子。

“松开!”她冷声警告。

“我若不松,你能奈我如何?”男人对她的警告,丝毫不在意。

话音刚落,便见秦酒一个转身,明明双手被他缴着,却能身躯灵动的转身。

猝不及防,直接被秦酒用后脑勺撞在了鼻子上。

“啊!”

扣着秦酒的手瞬间松开。

几个保镖上前想要制服秦酒,却被人厉声喝止。

“住手!”

“出去!”

包厢内,突然只余下他们二人。

男人摸了摸出血的鼻子,拿起纸巾擦了擦。

“真爽!”

秦酒皱眉,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严重怀疑是个脑残。

“你刚刚那本事怎么学的?锁骨?还是扭骨?”男人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告诉我,萧潇在哪,我就回答你。”秦酒冷静的回答。

“她啊,被萧家人接走了。”男人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那你还给我打电话?”

秦酒忍着想要打人的冲动。

“是在我给你打完电话后没多久被人接走的。”男人解释道,“好了,该你告诉我你这本事是哪里学的了?”

秦酒斜睨了他一眼,觉得无语,转身就要走。

包厢门突然打开。

“秦小姐?”简森很是意外的看着她。

同样意外的还有,简森的主子,薄司年。

“年哥,你怎么来了?”

男人热情的打招呼,“不是说今晚没空?”

薄司年并没有理会他。

仅是用目光锁着秦酒,话语冰冷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晚上,连着撞见她几次!

要说是巧合,很难。

秦酒也是没料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也能和他遇上。

“找我闺蜜。”

“那……找到了?”薄司年冷声询问。

“嗯。”秦酒应了应,“没事了,我走了。”

话落,她抬脚就要离开。

一只手快她一步,拉住她。

“秦大小姐,别走啊!”

“松开!”

秦酒恼火,甩手的动作很大。

‘砰’!

不想却直接碰倒了一旁玻璃罩里的一瓶酒。

瞬间落地,四分五裂。

“哎呀,这可是珍藏版的啊!”男人惊呼出声,“这……”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薄司年,“年哥,你这……下周准备送给姜区长的礼物……这个……”

薄司年目光渐冷,这瓶酒,可是他费了不少力才寻到的。

还可是K国人珍藏了九百多年的自酿酒。

秦酒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时也有些怔愣。

“秦酒!”

薄司年从齿缝间挤出她的名字。

“哎,你们认识啊?”一直蹲在地上,正心疼酒的某人起身,看向二人。

“盛博彦,这件事情你最好解释清楚。”薄司年却反问起了他,“这个人怎么会在我的包厢里?”

“我……”盛博彦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哎,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薄司年周身散发着冷意。

盛博彦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就是,她的闺蜜前面在我这喝酒,喝醉了,我找她过来接人……只是人家的家里人正好寻了过来,先一步接走了。”

“她来的晚了一步而已。”

盛博彦解释着。

闻言,薄司年幽冷的眸光看向秦酒,“这瓶酒,你赔。”

“你找他去,要不是他,我不可能把酒打碎。”秦酒毫不示弱的回击。

薄司年扫了盛博彦一眼,又将视线转落回秦酒脸上。

“五千万,你们五五分。”

“……”

秦酒腿一软。

五千万的酒?

她低眸看了眼碎裂的酒瓶,见里面仍有些残留。

蹲下身,用手指沾了沾,浅尝。

“呸。”一入嘴,她便吐了口唾液。

“这是酒?”秦酒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薄司年,你唬人呢?”

薄司年拧眉,一旁的简森立刻也跟着尝了一口。

“呸,还真不是酒。”

盛博彦也跟着尝了尝,“呸,这是什么啊?不会是尿吧?”

薄司年冷眼扫过他,“你之前不是说确认过,有酒香?”

“是啊,是有酒香……那这……”盛博彦双手叉腰,只觉得匪夷所思,“不能吧?难道是因为空气接触后变质了?”

秦酒站起身,“这压根就不是酒,如果你们之前真的确认过,那只能说明酒被调包了。”

“怎么会呢?”简森跟盛博彦查看酒瓶,“瓶子都一样。”

“这酒吧有监控的,不可能调包。”盛博彦说道。

“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不奉陪了。”

秦酒扔下这么一句话,秦酒转身离开。

这一次,无人阻拦。

盛博彦的目光随着秦酒的身影移动。

这一幕落在薄司年眼中,他眸底暗流涌过,“怎么,对她有兴趣?”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