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鱿鱼小说!

首页资讯›怀幸(周怀幸李瑶现代言情)完结版免费阅读_怀幸全文免费阅读

怀幸(周怀幸李瑶现代言情)完结版免费阅读_怀幸全文免费阅读

《怀幸》

苏行歌

现代言情 连载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怀幸》,它的作者是“苏行歌”。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怀幸是真的被鹿一白迷得神魂颠倒。李瑶不恨周怀幸,只在心里反反复复的骂鹿一白是狐狸精。等到狐狸精鹿一白去卫生间的时候,李瑶再也忍不住,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也跟了过去。……刚刚那杯酒,鹿一白喝的太急,她也的确酒量不行,这会儿头都有点晕...

来源:常读   主角: 周怀幸李瑶   时间:2022-11-19 22:33

《怀幸》小说介绍

《怀幸》是由作者“苏行歌”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她跟了他七年,本以为他对自己多少也会有一些感情,不曾想,他竟然一声不吭就娶了别的女人他说:“日后你本分点,我不会亏待你,但如果你今天出了这个门,就不必再回来了”于是,她走了,真的没有回头……三年后,他在晚会上看到那思念已久的她,如同被十里雾水笼罩直到…

第14章

鹿一白明晃晃的撒娇,周怀幸就由着她靠,又从餐桌上抽了张纸巾替她擦了擦嘴角的酒渍。

动作亲密的旁若无人,倒是把李瑶晾在了一边。

李瑶看着周怀幸给鹿一白倒茶水、擦嘴角、末了,还哄着摸了摸她的脸,只恨不得现在靠在周怀幸怀里的是自己。

之前周怀幸说的时候她还不信,这会儿她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戏了。

周怀幸是真的被鹿一白迷得神魂颠倒。

李瑶不恨周怀幸,只在心里反反复复的骂鹿一白是狐狸精。

等到狐狸精鹿一白去卫生间的时候,李瑶再也忍不住,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也跟了过去。

……

刚刚那杯酒,鹿一白喝的太急,她也的确酒量不行,这会儿头都有点晕。

谁知才洗了把脸,清醒了一点儿,就从镜子里看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后,眼神凌厉的看着她。

镜子里照出李瑶嫉恨的脸,鹿一白只看了一眼,就随手抽了张纸,继续擦脸上的水,懒得搭理她。

有些人是不能理会的,越理越来劲。

李瑶被她这态度气到,这会儿又没有外人,她也懒得再装,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嘲讽“我是真没想到,怀幸哥这样的人也会被一个小情儿迷的五迷三道的,怪不得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打人。鹿一白,你好手段呀。”

鹿一白将纸巾扔到垃圾桶里,对她的话半点不生气,还能笑眯眯的回应“什么打人,为了拍戏而已,周总不是说了吗,戏比天大。李小姐敬业,打那几巴掌没留情,我不也受了么。”

她说到这儿,话锋一转,语气里也带了点冷意“可惜李小姐只有敬业,拍的却不怎么样。条条都不过,那就只有我来教教你。”

鹿一白这话说的太过直白,李瑶的脸色果然更黑了。

她想说什么,又顾忌今天的场合,最后只咬牙放狠话“鹿一白我告诉你,我这辈子没受过这气,这事儿咱俩还没完呢!”

她昨天就是看到鹿一白的吻痕,才借着演戏的名义给了鹿一白两巴掌,但她没想到,鹿一白敢打回来。

而且还敢在打完人之后这么猖狂。

李瑶这模样,鹿一白半点没放在心上,甚至还能笑着回应她“哦,好啊,那我等着。”

鹿一白这反应,让李瑶觉得自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她这边怒气冲冲的,人家倒好,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回事儿。

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小情人,气势摆的倒是挺足的。

李瑶咬牙冷笑,本来要走,这会儿也不走了,语气狠狠的嘲讽“我头一次见傍人傍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她这话说的难听,鹿一白脸色如常,还能回她一句“那当然,毕竟有些人想傍还傍不上。”

今晚这场合,鹿一白看得清楚,周怀幸显然不想得罪李家,但是李瑶这块狗皮膏药还必须得撕掉。

周怀幸不做恶人,那这个恶人就只能由她来做。

这事儿鹿一白做的驾轻就熟,况且眼前人实在是招人厌烦。

所以这会儿,鹿一白是半点都没给李瑶留脸面。

她的话说的重,直接往李瑶的心口里戳刀子。

李瑶被她话里的意思气得脸色通红,指着她骂“你真当周怀幸拿你当个人?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有什么可猖狂的?”

她哥哥在外面也养了人,哪个见她不是客客气气的,换成了鹿一白,张狂的快上天了!

这种话鹿一白听得多了,眼下半句都没有过心,还能笑眯眯的回“我猖狂,也是小周总给撑着腰的。不过李小姐既然说我猖狂,那我就再猖狂一句给你听。昨儿那场戏演的好,台词也适合你——有我这只雀在的一天,便是凤凰也落不得他怀里,更别说……阿猫阿狗。”

鹿一白话里说的轻蔑,直接戳破李瑶的心思,还拿她当阿猫阿狗。

李瑶的脸色由红转黑,抬手就要去打她,却被鹿一白一把捏住了手。

李瑶挣脱不开,只能气哼哼的骂人“你不就是仗了周怀幸的势?”

鹿一白捏着她的手,笑容淡漠“没错。我今天就仗势欺人了,你猜你继续闹,我们两个谁吃亏?”

她话里带着威胁,李瑶却噎了一下。

她就算在气头上,也还留着几分理智呢。

今天来之前,李瑞年把话说得清楚,眼下这部戏有李家的投资,如果闹起来吃亏的也有李家一份。

更何况,还有一个周怀幸是他们不能得罪的。

刚刚那一杯酒已经算是一笔勾销,她可以继续针对鹿一白,但绝对不能是今天晚上这个场合。

至少,不能是周怀幸在的时候。

鹿一白松了手,李瑶就恨恨地把自己的手也抽了回来,捏着手腕,咬牙切齿“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鹿一白只是笑“那就不用李小姐操心了。”

李瑶再次吃瘪,转身要走,又觉得不甘心,瞪着人放狠话“我当然不屑操你的心,一个戏子,仗着长得好,吃几年青春饭。像你这种人,永远别想他家的门。”

她说到这儿,突然想起来李瑞年跟自己说过的八卦,脸上的怒火又被笑容取代。

“哦,我刚想起来,你可能连几年的青春饭也吃不了了。”

李瑶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可惜鹿一白半点儿都不感兴趣,自顾的打开化妆包,连个眼神都懒得分给她。

见鹿一白没反应,李瑶咬了咬牙,笑容恶毒,继续说下去“知道吗?齐蓝雪要回来了。”

这个名字一出,鹿一白拿口红的手顿了顿。

她情绪调整的好,脸上半点都瞧不出异样。见李瑶一脸看热闹的盯着自己,还能从容的反问了一句“跟李小姐有什么关系吗?”

李瑶哼了一声,讥讽的笑“跟我是没关系,但跟你关系可就大了去了——当年要不是齐蓝雪出国,你以为自己能在周怀幸身边呆这么多年吗?现在正主儿要回来了,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这么狗仗人势的横下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