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悬疑惊悚> 生逢洪水?水官送妻解厄精修版

>

生逢洪水?水官送妻解厄精修版

铆钉著

本文标签:

完整版悬疑惊悚《生逢洪水?水官送妻解厄》,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和宛海宋晓亦,由作者“铆钉”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我妈生我时,江水暴涨洪水肆虐,村里的人都已提前转移。无奈我妈难产,即使洪水就在眼前,但身体的疼痛让她挪动不了半分......随着一道闪电撕破天空,一声惊雷陡然炸裂,屋内传来了我的哭声。正当家人都松了一口气时,一具黑棺伴着滔天大水生生地撞开了我家的大门。爷爷近些年醉心风水,也略懂一二。他嘱咐我他死后要用这具棺材下葬,还叮嘱要我好好对待的我的媳妇。可是我娶妻尚早,爷爷又为什么非要用这具棺材下葬呢?直到爷爷下葬,棺材被打开。我们一家人才发现,棺材里居然是一具完好无损的美艳女尸。不仅如此,内里还不断散发诡异香气.........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和宛海宋晓亦   更新: 2023-11-21 06:49: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生逢洪水?水官送妻解厄》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和宛海宋晓亦是作者“铆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人是躺着了,可我的心却没有躺。胡思乱想了一会,不知不觉,屋内的尸香又变浓了。我吸入了一些,那香味渐渐形成一股热流,不断的散到四肢百骸。察觉到不对劲,我想要翻身起来的时候,却惊骇的发现身体不能动了...

第18章


我强忍着胸前剧痛,不可思议的看向黄仙儿。

只见刘长轩的鞭子再次抽到纸人身上,它眉心的那滴血发光,而我身上相应的位置立刻就传出被鞭子抽了一样的疼痛。

“阴阳星移术?”刘长轩也发现了问题,道出原委。

黄仙儿咯咯一笑,不搭刘长轩的话,媚眼如丝的看向我道:“李阳弟弟放心,姐姐这术只会让你受些皮肉之苦,不会伤到根本。”

它这样一说,我才松了口气。

道家手段天克妖邪,它用此手段也可以理解。

何况只要能保女尸度过这几天,我受点疼痛算不得什么。

接下来我强忍着,没有再吭声。

前方四个纸人被妖气操控,动作灵敏,与活人无二,刘长轩手中狗毛鞭起不到克制作用,被打得有些狼狈。

不过黄九之前闲聊的时候说过,崂山不仅有伏虎求雨之术,还擅长雷法。

这几样,刘长轩还一样都没有用上。

短短几分钟,刘长轩在纸人围攻下,胸口的衣服被划破,还被一纸人扫中了下巴,花白的山羊胡被纸人的指甲齐刷刷的斩断。

断了胡子,像是触及了刘长轩的逆鳞,他大喝一声:“孽畜,作死!”

那喝声沉如洪钟,似晴天闷雷,呵斥过后,刘长轩马步一扎,等纸人再去围攻,他手中迅速掐了一诀,猛地松开。

刺啦!

十多米的高空,一道电流如长蛇乱舞,分成四道落了下来,劈在四个纸人身上。

这一次,黄仙儿的阴阳星移术没有起作用。

而雷法为天罡之力,纸人上面的妖气承受不住,当场就被劈得散架。

我看刘长轩的眼神里,顿时多了几分忌惮。

刚才的四道闪电七八米长,比不上自然界里的天威雷电。

可他这是人力所发,惊为天人。

纸人被毁,黄仙儿也动了真怒,手中烟杆一转,嗖的跃起五六米高,在空中张嘴喷出一口老烟。

我感觉它是把这些年吸进肺里的烟都一次喷了出来,烟雾浓得发白,包裹着它的身体,原本没有化形完成的下半身骤然变得挺拔。

落下的时候,黄仙儿已经是一个十八九岁,身材高挑的大姑娘。

落地站稳,黄仙儿手中的烟杆朝着刘长轩就点了过去。

刘长轩用的应该是道家七星罡步,脚踏七星,身形飘忽不定,避过黄仙儿手中烟杆,反手就拍了一张符出去。

不过黄仙儿眉心的血痕再次发光,那黄符一点用都有没起。

我也没感觉到什么不适。

看来符纸的力量转移到我这个正常人身上后,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黄九这时兴奋得夹紧双腿,激动的喊道:“老婆加油,牛鼻子老道,你死定了。”

我看了它一眼,嘚瑟得像个狗腿子。

兴奋中,黄九的小眼睛也盯上了十米开外的小道士,拽着我的头发道:“小李子,盯着那小子,别让他跑了。”

它不说,我也暗中留意了。

如今这个时代下的道观寺庙不说弟子遍布天下,但也不会太少,各门派之间私下也有联系,这里的事要是被传出去,用不了两天,方圆恐怕全都是他们的人了。

那种局面,我不想看到。

黄九加油叫骂声中,我悄悄朝小道士靠近。

但那小子也是十分警觉,发现我靠近后,他并没有后退,反而是怒气冲冲,握着短刀迎了上来。

走了两步就骂我道:“没见过世面的小杂种,学了几手乡野把戏,合着个黄皮子就以为自己长能耐了?”

黄九一听,站在我肩膀上,一手揪着花裤衩,一手指着小道士喊道:“打他妈的!”

“打他妈的!”

我跟着喊了一声,一把揪住黄九脖子上的皮毛,反手就朝着小道士砸去。

黄九后知后觉,惊叫道:“怎么又是这一招。”

人家手里有刀,除了这一招,我也想不出别的招了。

黄九鬼叫着,嘴里喷出一口妖气。

小道士早有防备,手腕一翻,打出一道黄符。

符纸点燃,烧尽了黄九的妖气,手中短刀一扎,戳在了黄九肚皮上。

我心猛地一紧,担心黄九被戳个肠穿肚破,它老婆当场就跟我翻脸。

但好在我猜的没错,黄九妖法的本事不大,一身皮毛却不惧刀枪棍棒,刀锋戳在上面直接就滑开了。

它这本事,我估计是被它老婆踹出来的。

黄九趁机扑到小道士脸上,前爪勾住小道士两只耳朵,后爪一阵乱蹬乱挠。

小道士原本还算周正的脸,顿时血痕累累,疼得他有些手忙脚乱。

我早就憋了一口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小腹的那一团金光。

拉扯中,小道士掐着黄九,想把它从脸上撕下来。

黄九清楚自己只要被扯下来,那就少不了一顿打。两只爪子急忙用力,扣进了小道士的耳蜗里。

“啊!”

小道士疼得惨叫,扔了手里的短刀,双手去掐黄九。

他扔掉短刀的一瞬间,我像猎豹一样扑了上去,拳头紧握,照着他小腹的那团金光的中心一拳打去。

砰。

小道士拉扯黄九的双手突然就垂了下去,整个人静止不动,表情万分痛苦。

像便秘的人,将出未出时的样子。

黄九趁机挣脱,跳到我肩膀上,见小道士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目光落到我的拳头上,爆了一句粗口:“我曹,你小子把他丹田打爆了!”

我也没想过会是这个结果。

至少出手之前,我并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够击碎小道士的丹田。

我只是用灵眼看出了他丹田核心,只想打乱他的气息运转。

数秒后,小道士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定格的表情瞬间扭曲。

踉跄了一步,他摔倒在地上,疼得蜷成一团,叫都叫不出声了。

黄九兴奋得手舞足蹈,冲上去手撕小道士的嘴巴:“老子让你嘚瑟,还一口一个黄皮子,你再给九爷叫一个试试!”

小道士废了,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也很高兴,但不是因为打废了小道士,而是刚才那一拳头打出,我丹田内的那一缕气息也被带动,汇聚在了拳头上。

也正是因为那股道气,我才能打爆他的丹田。

我,终于有气了。

小说《生逢洪水?水官送妻解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生逢洪水?水官送妻解厄精修版》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