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全集阅读》嬴政秦牧全本阅读_(嬴政秦牧)全集阅读

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全集阅读

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全集阅读

有我无敌

本文标签:

很多朋友很喜欢《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这部军事历史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有我无敌”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内容概括:“有趣”卫庄开始好奇,能招募这样的高手做护卫,秦牧是个怎样的人卫庄还是静静地站在山谷之中,看似没有动作但施加于对方的威压比之刚才更胜,马匹不安地叫起来,前蹄抬起,想要逃离这片山谷随着马的动静,马车也晃动起来,就在几名不良人感到支撑不住,体内聚集的内力快要溃散的时候,一道更为强势的剑意自马车之中传出,彻底击溃了卫庄的剑势直到剑意向卫庄袭去,似一阵强风刮过,卫庄的白发飞扬而起,衣袍也飘扬在空...

来源:cd   主角: 嬴政秦牧   时间:2024-05-15 23:44:21

小说介绍

作者是“有我无敌”的热门新书《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火爆上线,是一本军事历史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我家世子殿下邀左相大人前往楼中阁一叙!”那小厮说着便递出一份拜帖。“是哪位世子?”秦牧闻言皱眉,心中已经猜到了是谁。“回大人的话,我家殿下是十八世子!”“胡亥!”秦牧闻言轻笑一声,和他心中所想一样。嬴政子嗣虽然不少,但是能在朝中说得上话的,也就两个而已...

第3章

《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由有我无敌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穿越、魂穿、历史、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嬴政所吸引,目前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747章 完结感言,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目前已写3546513字,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嬴政秦牧,军事历史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小说是网络作者有我无敌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嬴政。主要讲述了:作者是“有我无敌”的热门新书《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火爆上线,是一本军事历史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我家世子殿下邀左相大人前往楼中阁一叙!”那小厮说着便递出一份拜帖。“是哪位世子?”秦牧闻言皱眉,心中已经猜到了是谁。“回大人的话,我家殿下是十八世子!”“胡亥!”秦牧闻言轻笑一声,和他心中所想一样。嬴政子嗣虽然不少,但是能在朝中说得上话的,也就两个而已...

二、书友评价

穿越就穿越嘛,所有穿越的人都是去甜李世民。真要是个很好的皇帝,那还好说,写作能力太差 感觉他就不是个好皇帝

好家伙都九百章了 主角和系统说话的时候激动起来还是直接不管有没有外人直接张口就来 连着两次都和丫鬟发生关系 这直接把书名改成我在大唐开后宫多好

这是近几年来看到的非常棒的穿越小说之一,文笔风趣幽默,内容新颖,值得推荐。作者加油,期待后面的章节更精彩!

三、热门章节

第284章 密密麻麻的名字

第285章 咸香咸香五香味

第286章 候爷奴也不懂啊

第287章 候爷这事成了吗

第287章 快召集所有人手

四、作品试读


从王宫之中走了出来,秦牧没有立刻开始行动。

他要给嬴政留一些时间安排后事!

“不曾想大秦的命运,最后竟然掌握在我的手里。”秦牧回头看了眼王宫,轻声叹息道。

“左相大人!”这时一个小厮突然跑了过来。

“我家世子殿下邀左相大人前往楼中阁一叙!”那小厮说着便递出一份拜帖。

“是哪位世子?”秦牧闻言皱眉,心中已经猜到了是谁。

“回大人的话,我家殿下是十八世子!”

“胡亥!”秦牧闻言轻笑一声,和他心中所想一样。

嬴政子嗣虽然不少,但是能在朝中说得上话的,也就两个而已。

一个是长公子扶苏,另一个便是十八世子胡亥!

扶苏在一年前被胡亥设计陷害,被嬴政罚去了北地戍边!

名为戍边,实则是想让扶苏在军中建立自己的名望,可惜扶苏却不懂嬴政的用意。

而胡亥在这一年里也是越来越猖狂,朝中百官半数都被拉拢到他的阵营。

如今朝堂之上,只有他这个左相还没有站队了!

秦牧摇了摇头,正想将手中的拜帖随手扔掉,但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你家世子殿下还请了谁?”

“回大人,殿下还宴请了除蒙将军之外所有九卿!”那小厮答道。

“你家殿下,倒是好大的胆子。”秦牧冷笑一声。

官至九卿者,无一不是大秦栋梁!

上将军蒙恬便也是九卿之一,胡亥今日竟然将蒙恬之外的其余八人都请了过去。

王公世子私下宴请朝官这是大忌,一个不好就要掉脑袋的!

胡亥现在竟然放肆到了这种程度。

“所有人都去了?”秦牧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随后问道。

“都到了,现在就等着左相大人您呢!”那小厮没有察觉到秦牧话语之中的杀气,依旧老老实实的说道。

“都到了.....”秦牧冷笑一声,这些朝官也是不老实。

真当他这个左相监察百官的职责是摆设!?

胡亥犯了禁忌,但这些官员赴宴同样也犯了忌!

现在都敢明目张胆的来拉他也下水了!

躺平了几年,这些人都快忘了他秦牧可是靠杀伐上的位!

“带路吧。”秦牧瞥了眼那小厮开口道。

他也该活动活动了,好让这些人知道,大秦朝堂究竟是谁说了算!

.......

楼中阁。

明里这里是一家只接待王宫贵胄的酒楼,暗中却是罗网在咸阳的据点!

阁中顶楼,胡亥坐在窗边看着脚下的咸阳街道。

“老师,你觉得左相会来吗?”胡亥眯着眼问道。

“他要是聪明,就不会拒绝殿下的邀请!”赵高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说道。

“如今陛下的身体撑不了几年了,左相秦牧是个聪明人,放眼大秦下任秦帝非殿下莫属,他也得为自己留条后路!”

“就怕他和蒙恬一样固执!”说起蒙恬,胡亥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放心,秦牧虽贵为左相,掌监察百官之责,但其不掌兵权,麾下毫无势力,翻不起什么风浪!”赵高带着轻松的笑容。

他掌管罗网,这些年来搜集了朝堂百官所有人的情报

他自信吃透了秦牧!

即便秦牧是左相又如何?没有兵权,没有势力,他赵高还真不怕秦牧!

“左相也在朝堂为官十年了,十年里他当真没有一点势力?”胡亥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左相这个位置可不一般,其手中权力之大他这个世子都不敢随便招惹。

“殿下放心,罗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

“天罗地网,无孔不入,没有罗网查不到的事情!”

“秦牧出任左相这些年可是老实的很,兵权更是碰都不碰,从来不拉拢百官,在朝中毫无派系!”赵高摇了摇头,他也是看不到秦牧的想法。

若是别人爬到了左相的位置,凭借着监察百官的权力必定会大肆拉拢党羽结成一派。

可秦牧却偏偏什么都没做。

“如此我便放心了!”胡亥点了点头,罗网的能力他还是知道的。

在罗网这个庞然大物面前,没有人能躲得过它的追查!

“今日若是能逼迫左相投靠我们,皇位便挥手可取!”胡亥脸上忍不住露出放肆的笑容。

等了这么多年,他胡亥终于要坐上那个位置了!

楼中阁前,秦牧的车辇缓缓停在了门口。

驾车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全身单薄看似无力,但其双眼却如同鹰隼,凶狠异常,气势逼人!

“大人,楼中阁到了!”那老者恭敬的开口道

“嗯!”马车之中传出秦牧的声音。

车帘掀开,秦牧从中走了出来。

“左相大人!”门口的小厮见到秦牧从车上下来,连忙迎了上来。

“大人,世子殿下已经等候多时了,大人请随小人入阁。”那小厮低着头恭敬道。

“带路吧。”秦牧双眼半合,神光内敛,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在朝为官多年的老好人一般。

......

“殿下,左相到了!”顶楼之上,一个罗网杀手来到胡亥身前汇报道。

“看样子我们的左相大人的确是个聪明人!”胡亥闻言,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

在其看来,秦牧既然来赴宴了,那就是支持他胡亥的!

如今朝着九卿除了蒙恬之前,其余尽数被他拉拢,右相李斯也对他流露过善意。

现在再加上秦牧这个左相的支持,皇位对他而言唾手可得!

“恭贺殿下,大事成矣!”赵高心中也是兴奋异常。

胡亥上位,他赵高就会成为天下最有权势之人!

凭借这些年来的谋划,胡亥都得看他脸色行事!

“走,别让我们的左相等久了!”胡亥心情大好,带着赵高从顶楼走下。

......

阁中,秦牧带着那车夫走了进来,九卿高坐宴中,下方还有着十数位官员陪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放肆的笑容,偶有几个眼中隐藏着几分忧愁。

这些人在大秦为官多年,个个都是人精,他们自然知道胡亥这次请他们来是为了什么。

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人狂喜有人忧虑!

喜的是,如果胡亥上位他们这些人的地位必定水涨船高,更上一层楼!

而忧虑的人则是担心若是胡亥失败,他们除了死没有任何退路。

当这些人见到秦牧到来之后,脸上的笑容竟然更盛几分,就连那几个眼中带有忧虑的官员,也在此刻笑开了花!

殿下当真有魄力,竟然拉拢到了左相的支持!

他们和胡亥想的一样,秦牧既然赴宴了,那就代表着支持胡亥!

有了秦牧的支持,他们已经想不到胡亥失败的可能了。

右相李斯,左相秦牧,再加上他们九卿支持,胡亥拿什么败!?

想到这,众多官员纷纷起身满脸笑容的朝着秦牧行礼:“左相大人!”

“左相大人,请上座!”众人让出一条路来,将宴中最好的位置留给了秦牧。

“奉常李思夜,卫尉陈涛,太仆赵立,廷尉孙成,典客赵秦来,宗正吴合,少府王青山!”秦牧扫视在场百官,认出了这几个九卿。

除了郎中令赵高,治粟内史蒙恬,九卿其余七人全都在场!

没错,赵高如今也混到了九卿之一。

“好,好得很啊!”秦牧眼中流露出一丝杀意。

九卿者,大秦栋梁,位高权重。

如今嬴政还在,这些人竟然就想着找下家了。

九卿仰丞相政令,分掌国事

其中,奉常,掌宗庙祭祀礼仪

郎中令,掌殿中议论、宾赞、受奏事、宫廷宿卫之事。

卫尉,掌皇宫诸门屯兵。

太仆,本周朝官职,秦朝沿置,掌皇家车马。

廷尉,最高司法官。

典客,掌诸侯与少数民族部族首领朝觐事务、接待诸郡县上计吏。

宗正,又称宗令,掌皇族亲属及登记宗室谱牒。

治粟内史,掌诸谷物、金玉之贮,相当于国库司库。

少府,掌皇帝私产,照料皇帝日常生活起居。

可以说这些人一旦乱来,大秦就将立刻乱套。

按理来说,九卿很少会被一位世子全部拉拢。

因为九卿之上还有着丞相钳制,以及左相监察。

但丞相李斯如今态度微妙,对于胡亥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秦牧这几年开始享受生活,少有监察百官,最多偶尔给嬴政提提意见改改政策。

而嬴政这个任何事都喜欢亲力亲为的始皇帝,在这两年里也因为身体原因逐渐放权了!

这才造成了如今这种局面。

“此责在我,今日也该抚平了。”秦牧收回视线,大秦也该清洗一遍了!

毕竟这种局面,多少和他也有一丝关系!

虽然拔掉九卿这几个人会引起大秦动荡,但秦牧可不怕这些。

要是动其真格来,大秦他秦牧一人便可镇住!

这十年来积攒起来的势力,掀翻大秦都绰绰有余了!

谁都想不到看似毫无势力的大秦左相,麾下会隐藏着那么恐怖的势力!

这大秦,他秦牧要从上到下剔个干净!

宁错杀不放过!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秦牧站在原地不动,在场个官员们有些尴尬的互相对视一眼。

他们不知道秦牧心里在想什么,但这个举动让他们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左相大人驾临,是胡亥怠慢了,左相请入座胡亥自罚三杯赔礼!”这时胡亥的声音传来。

声音刚落下,紧接着胡亥带着赵高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早在秦牧刚到之时他们就下来了,只是躲在暗处观察秦牧而已。

不曾想几位九卿起身相迎邀请入座,秦牧一点面子都不给。

胡亥只以为是自己没现身,让秦牧有些不满而已。

秦牧瞥了眼胡亥,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他在盘算着该怎么处理在场的这些人。

他本想按秦律处置,但突然想到他自己就没看过秦律!

平常与嬴政相处,他也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哪有什么规矩可言。

“嗯,想不起来,那就按律当斩吧!”秦牧嘴中自语着,心中已为眼前这些赴宴官员安排好了归宿!

胡亥见秦牧在自语理都没理他,微微有些尴尬!

但为了皇位大事,胡亥压下怒气走到秦牧身前,佯装生气道:“左相为何不入座,莫不是看不上本殿下这楼中阁?”

秦牧转头看向胡亥点了点头:“嗯!”

说句实话,这些年他要么在王宫同嬴政用膳,要么就是嬴政派宫中御厨去往秦牧府邸做膳。

像楼中阁这种地方他是真看不上眼。

“.....”胡亥被噎了一下,说不出一句来。

在场众人也惊恐的看着秦牧!

他们现在明白了,左相根本不是来支持世子殿下的!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了下来,几位九卿对视一眼,低下头看着各自的脚尖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他们虽贵为九卿,各自分掌一些国事。

可现在这种场面,九卿还真算不上什么。

一边是左相,有监察百官之权,虽然秦牧一直都是老好人的形象,但人家手里有权,刚好能随时办他们。

一边又是胡亥,嬴政最为宠爱的十八世子,未来可能会成为秦二世的储君。

这两方,他们谁也不敢得罪,只能自觉的闭嘴当个人形空气。

“左相大人这是何意?我家世子殿下诚恳邀你赴宴,你便是这般态度!?”赵高皱着眉来到胡亥身前。

赵高自负凭借他手里的力量,秦牧不敢怼他!

这两年来计划的异常顺利,也让赵高逐渐膨胀了起来。

“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这里有你插嘴的份?”秦牧瞥了赵高,眼神之中满是轻蔑。

“坐上了郎中令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狗都不如的东西!”

“你!”赵高脸色瞬间涨红,眼神之中满是怒气。

大秦的宦官,虽然不一定非要阉割,但地位高的宦官大部分都自觉给自己阉了!

就因为当年的嫪毐,让嬴政对于没有阉割过的宦官十分不喜!

所以大部分宦官,都自觉的阉掉了自己,好让嬴政看重他们。

赵高自然也不例外!

“秦牧!本殿下敬你是左相,给你几分面子,莫要以为本殿下怕了你!”胡亥这时也忍不住了。

被秦牧当众这么打脸,他要是还不敢吱声,以后还怎么去拉拢百官!

再加上有过赵高的保证,胡亥就更有底气了!

一个空有职权的左相,他胡亥用点手段就能除掉!

“王公世子,私下宴请百官,按律当如何处置!?”秦牧看向胡亥说道

胡亥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左相大人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在场的几位九卿也在此时抬头看向了秦牧,刚刚他们可以当空气,现在可不行了!

火已经烧到他们身上了!

他们来赴宴之事,可大可小!

但要是传到陛下耳中,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左相大人,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奉常李思夜忍不住开口了。

秦牧眼神斜瞟了一眼李思夜:“掌嘴!”

“诺!”秦牧身后的老车夫瞬间来了精神,一个闪身来到李思夜面前,一巴掌下去将李思夜整个右脸的血肉给抽了出去!

鲜血飞溅,将旁边几位九卿的身上沾染不少鲜血和皮肉。

“嗬..嗬...呃...”李思夜眼神涣散脚步虚浮的不断后退,嘴里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

这一刻,他整个人好像已经死了一般,没有意识没有疼痛!

几个呼吸过后,李思夜的双眼开始回神,紧接着发出一阵让人心底发毛的惨叫“呃...啊!!!!!!!”

惨叫声也让在场的众人回过神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在场众人完全没时间反应。

赵高这个宗师高手倒是能看清那老车夫的出手速度,但他也没能力去阻止!

仅凭这一巴掌,他便能淡定,这个看似行将木就的老人,是一个不弱于他的宗师。

而受了这一巴掌的李思夜在赵高心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活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那一巴掌已经伤了李思夜的五脏六腑,一炷香后李思夜必定暴毙于此!

秦牧则看向胡亥。

“本相问你,王公世子私下宴请百官,按律当如何处置!”秦牧微微仰头,眼神俯视着胡亥

胡亥呆愣在原地,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他不明白赵高口中毫无势力,淡泊朝堂的左相,为何会如此强势!

明明之前的左相,根本不会管这些!

也不曾听闻左相招揽过什么高手门客,可其麾下一个赶车的老车夫都是宗师高手!

“左相何必如此咄咄逼人!”赵高硬着头皮再次站了出来。

秦牧突然暴起,右手探出掐住了赵高的脖子!

“你若再插嘴一句,本相便割下你的舌头!”

冰冷的声音在赵高耳边响起。

赵高双眼瞪大,眼中瞳孔收缩,脸色带着震惊的神色!

左相秦牧,竟单手制住了他这个宗师高手!

他眼睁睁的看着秦牧探手而出,速度不快,可他偏偏躲不过!

“呃...”赵高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胡亥也是惊骇的看着秦牧。

罗网到底查了些什么东西!?

左相有如此实力,罗网半点没查到!

胡亥可是知道他老师的实力,那在宗师之中都是佼佼者!

但现在面对秦牧,却犹如蝼蚁一般。

“念在你服饰陛下数十年的份上,今日本相不取尔性命,小惩大诫,记住你的身份!”秦牧缓缓收回右手,冷漠的看着赵高

赵高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刚刚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秦牧看向了胡亥。

胡亥咽了咽口水,再不复之前的嚣张。

此刻的他心中不断谩骂着罗网。

这特么的还敢号称天罗地网无孔不入!???

“殿下现在可答否?按秦律当如何!”

“按律,当,当处杖刑三百!”胡亥脸色难看道

杖刑三百并不可怕,他胡亥抗的下来!

真正让胡亥难以接受的是,杖刑需在大庭广众之下,褪去衣物,击打臀部!

去衣受杖,以辱受刑者!

此为凌辱!

他胡亥,堂堂王室十八世子,被当众脱去裤子,露出屁股!

这让他如何接受!

所以大部分王宫贵胄,宁愿受鞭刑,也不愿受杖刑!

“黄忠!”秦牧缓缓开口道

“在!”那老车夫中气十足的应道

他便是秦牧第三年的签到奖励,五虎上将之一的黄忠!

如今在给秦牧当个车夫!

“请十八世子,受杖刑三百!”秦牧开口道

胡亥眼中瞳孔收缩,秦牧当真敢动他!?

他就不怕嬴政死后,他胡亥秋后算账!!!

“诺!”黄忠应声,走向胡亥。

“左相,我胡亥好歹也是.....”胡亥张了张嘴,但看到秦牧的冰冷的眼神,他又沉默了下去。

“殿下,请吧!”黄忠伸手一挥,一条长凳落在胡亥面前。

胡亥眼神扫过在场官员,无一人敢与胡亥对视。

这件事他们不敢管!

按理来说,王公世子犯律,当由九卿之一的延尉亲自审理,但现在谁都不敢提!

就连赵高的眼神都微微躲闪,秦牧的强势,超出了他的预料!

胡亥惨然一笑,缓缓褪去衣物,趴在了长凳之上。

胡亥脸色被憋的通红,心中屈辱异常。

今日之辱,他胡亥日后定百倍还之!!!

他就不信了,他胡亥好歹也是王室之人,还扳不倒一个臣子?

心中带着无尽的怨念,胡亥闭上双眼。

这张长凳,他会保留下来,日后也让秦牧躺上去!

阁中百官闭上双眼,不敢去看胡亥。

“行刑!”秦牧开口道

“诺!”黄忠抄起一根长凳,使其作棍,击打胡亥臀部。

“哼!”胡亥闷哼一声,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

一刻钟之后。

三百杖处完!

“呃....”胡亥的意识有些混乱,臀部已然血肉模糊。

这三百杖结束,胡亥下半辈子能不能站起来都不一定了!

百官见到这一幕,心中止不住的发寒,今日左相到底是怎么了?

这和他们所认识的左相完全不同。

连十八世子都敢废,更何况是他们?

赵高小心翼翼的来到胡亥身前,真气渡入胡亥体内,为其疗伤

但不敢为其穿衣,因为胡亥屁股已经是一团烂肉了。

秦牧从始至终眼神平淡,见杖刑结束,缓步走到胡亥身前。

“世子殿下可认罚?”

胡亥艰难抬头,如今这般狼狈模样让其心中满怨恨,可他不敢表现出来。

至少现在不敢!

“认!”胡亥咬牙道

“可知错?”秦牧居高临下,俯视胡亥。

胡亥双手握拳,如今秦牧的态度,就好似他父皇一般!

“知错!”胡亥深吸一口气道。

“殿下觉得为人臣子,最重要的是什么!”秦牧意有所指道

胡亥满脸疑惑,不知秦牧此话是何意

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上不愧君王,下不愧百姓!”胡亥随口答道。

“看来殿下,还是不知错!”秦牧冷笑道

“为人臣子最重要的....”

“是听话!”

此言一出,整个阁楼寂静了下去!

胡亥及众多九卿,心中明白了秦牧的意思。

这是在警告他们!

“君要臣死,臣便活不得!”

“为人臣子,便要听话!”秦牧双眼变得锐利无比,眼神扫过在场所有人,无人敢抬头对视。

“当狗就要有当狗的样子,你说对吧赵大人!”秦牧话锋一转,看向赵高

赵高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但他却不能反驳!

“左相说的是,赵高受教了!”

“今日之事便到此为止吧!诸君好自为之!”秦牧瞥了众人一眼,带着黄忠转身离开了楼中阁。

他没打算放过这些人!

这些人都要死,但不能无声无息的死!

秦牧要让这些人的死,震慑朝臣!

小说《快穿大秦:我给始皇当左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