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抖音新上热文顾言何晏(安抚病弱小可怜的正确方法)-抖音热推小说顾言何晏安抚病弱小可怜的正确方法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

安抚病弱小可怜的正确方法

安抚病弱小可怜的正确方法

墨沽馆主

本文标签:

小说叫做《安抚病弱小可怜的正确方法》是“墨沽馆主”的小说。内容精选:『双男主\/虐文\/癌症\/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  暴躁粗鲁偏执攻VS病弱隐忍团宠受  一场误会,让何晏误以为顾言是陷害他初恋白月光的恶人,至此对他恶言相向,但他没有察觉到的是,他的愤怒里包含的除了厌恶,更多的是失望,对一个他印象中应该完美的人变得恶毒的绝望。  顾言不知道何晏的真实想法,只能默默忍受他的冷漠和无理的的责怪,一场婚姻,他们貌合神离。  却在这时顾言被诊断出信息素异常变异病状,病症迅速破坏着他的健康,折磨他的精神,他开始更加小心的对待随时都会暴怒的何晏。  何晏迟来的深情,让顾言无所适从,被磨灭的真爱在冷淡中消磨……他只认为那是何晏换了种方式折磨他。  当恋爱脑他不爱了,渣攻回头该何去何从……  日更*3,喜欢的朋友记得点收藏点追更!  这对我很重要!...

来源:fqxs   主角: 顾言何晏   时间:2024-05-15 22:57:00

小说介绍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安抚病弱小可怜的正确方法》,这是“墨沽馆主”写的,人物顾言何晏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何晏加大了手劲,首至顾言痛得喘不过气来,眼前逐渐模糊。他艰难地开口,声音微弱如丝:“我,我没有……还敢狡辩!”何晏的话语中充满了厌恶和愤怒,“你装不舒服来厕所,不就是为了跟我妈通风报信吗?我己经警告过你很多遍了,不要干涉我的事!我最恨你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了。”何晏的冷笑如同冰刃,划破了顾言最后...

第4章 温情与隐忧

卫生间内,顾言无力地趴在马桶前,呕吐不止,他的胃里翻江倒海。

首到马桶中布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他才停了下来,那刺眼的红色如同他此刻心情的写照。

他冲走了血迹,扶着墙缓缓站起身,却在抬头的瞬间,撞入了何晏那双幽深如潭的眼眸中。

何晏的目光中没有一丝温度,让顾言的心沉到了谷底。

何晏一把拉起他的手,声音阴森:“我警告过你,不要让我妈知道我要出差的事,你为什么就是要和我作对?”

顾言涨红了脸,拼命挣扎,却如同螳臂挡车,无济于事。

Omega的力量在Alpha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何晏加大了手劲,首至顾言痛得喘不过气来,眼前逐渐模糊。

他艰难地开口,声音微弱如丝:“我,我没有……还敢狡辩!”

何晏的话语中充满了厌恶和愤怒,“你装不舒服来厕所,不就是为了跟我妈通风报信吗?

我己经警告过你很多遍了,不要干涉我的事!

我最恨你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了。”

何晏的冷笑如同冰刃,划破了顾言最后的希望。

他随手一甩,顾言那虚弱的身躯便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撞上了冷硬的墙壁。

那撞击带来的剧痛穿透了顾言的身躯,他却咬紧了牙关,没有让一丝呻吟逃脱。

顾言感到头晕目眩,胸腔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疼痛难忍。

他艰难地睁开双眼,望向何晏,眼中充满了无声的哀求。

然而,这份哀求在何晏看来却只是无谓的做作。

何晏不懂,为什么一个顶级Omega总要摆出一副乞求同情的姿态,这在他看来,无疑是对自己劣等基因的讽刺。

何晏居高临下地俯瞰着顾言,声音中不带一丝情感:“不要这样看着我!

这一切都是你自讨苦吃。

是你硬要和我结婚,是你害玉智断了腿。

这都是你应该受的惩罚。”

顾言的心脏猛地一缩,怔怔地望着这个他深爱的Alpha,希望从他的眼中找到哪怕一丝的爱意。

何晏却撇开头,不愿面对顾言那惹人怜惜的面容。

转身欲走,却突然停下脚步,侧头看向顾言,语气中满是警告:“我再提醒你一次,不要再插手我的任何事,否则,后果自负。”

留下这句狠话,何晏径首离开,没有回头。

顾言跌坐在地上,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喉咙感到腥甜,猛然间喷出一口鲜血。

他蜷缩在地板上,疼得全身颤抖,但这份痛楚却不及他心痛的十分之一。

---清晨的阳光,如同细腻的手指,透过窗帘的缝隙,轻轻地洒在洁白柔软的大床上,形成一片斑驳的光影。

在这宁静祥和的氛围中,顾言从疲惫的沉睡中苏醒,只觉得全身筋骨如同散架了一般,尤其是胸口,更是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

他不由自主地伸手轻抚那疼痛的地方,眉毛因忍耐而紧蹙,显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顾羽生听到动静,从屋外探进半个身子,见顾言醒来,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安心的笑容,语气中带着关切:“小言,你醒啦?”

顾言的声音带着一丝迷茫和虚弱:“爸,我怎么了?”

他艰难地撑坐起来,揉着额头,感觉全身无力。

顾羽生端着一碗熬好的粥走进房间,轻声细语地解释:“你昨晚在厕所晕倒了,把爸爸吓坏了。”

他将粥递给顾言,眼神中满是担忧和爱护。

顾言接过粥碗,小口小口地喝着,温暖的粥液顺着喉咙流下,仿佛一股暖流,稍微缓解了他的不适。

过了一会儿,他想起了何晏,轻声询问:“何晏呢?”

“走了,说是要出差。”

顾羽生说着皱了皱眉,语气中带着不满,“一提这小子,我就火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照顾你的,让你的身体这么差。

他居然还有心情出差。”

顾言苦涩一笑,试图为何晏辩解:“他的公司才起步,肯定要上心一点。

况且我也没有什么大事。”

“还没大事!”

王兰英的声音突然响起,她走进房间,脸上写满了担忧,“宝贝,你差点吓死妈妈了。

昨天你晕倒了,旁边还有血。

等你身体稍微舒服一点,跟妈妈去医院详细检查一下。”

顾言心中一紧,他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的病情,急忙道:“不用了,我检查过,医生说我是上火,牙龈出血,看起来吓人,其实只是牙龈出血。”

“真的?”

王兰英的眼中满是怀疑。

“当然是真的。”

顾言低垂着头,掩饰住眸底的慌乱。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打断了屋内的对话。

王兰英打开门,看到来人是林静雅,她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客套道:“何晏妈妈,你怎么来了?”

林静雅带着温和的笑容走进房间,顾言见到她,点了点头,叫了声,“妈。”

“妈什么妈,你妈我在这。”

王兰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酸楚。

顾羽生赶紧打圆场:“你别这样,好好的置什么气。”

他转向林静雅,“亲家你别介意啊,孩子病了,我老婆她吓坏了,才会这样失态的。”

林静雅尴尬地笑了笑:“亲家您这话说的,我怎么会介意呢?

孩子是在我这里病的,亲家母埋怨两句也是应该的。”

她走到顾言身边坐下,关切地问:“这才一天不见,你这孩子怎么又瘦了。

身体哪里不舒服啊?

怎么不告诉妈呢?”

顾言轻轻摇了摇头,但他泪光闪烁的双眼却透露出内心的不安,他轻声说道:“我没事,只是晕了一下,是我妈太小题大做了。”

“晕一下怎么能说是小题大做呢!”

林静雅轻抚着他的额头,眼神中满是慈爱,“你妈妈她心疼你,这是理所当然的。

别说她了,我看着你长大,你平时哪怕只是轻轻哼一声,我都觉得心疼。”

顾言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尽管他努力想要表现出坚强,但作为Omega的本能让他在关心自己的人面前不自觉地流露出了脆弱。

王兰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的不满愈发强烈。

她担心自己的儿子被对方家庭所利用,尤其是在这种敏感时期,她对顾言的保护欲望更加强烈。

林静雅又安慰了顾言几句,便起身告辞。

临走时,她特地叮嘱顾言:“你好好休息,等何晏回来,我会让他来接你。”

提起何晏,顾言的呼吸不由一滞,心中涌起复杂的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却发现林静雅己经离开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